logo
首页 > 情感 > 白姐Write > 大将军嫡女君绯色,声名狼藉,嚣张跋扈,居然偷看玄王洗澡!

大将军嫡女君绯色,声名狼藉,嚣张跋扈,居然偷看玄王洗澡!

2021-07-01 来源: 白姐Write

大将军嫡女君绯色,声名狼藉,嚣张跋扈,居然偷看玄王洗澡!




第1章

电闪雷鸣,雨如瓢泼,倾盆而下。

漆黑昏暗的峡谷,秦臻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她的胸前插着一把剑,鲜血汩汩流出,被大雨冲刷,染红了地面。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她怒声质问,眼神费力的转向面前的少女,这是她的庶妹秦红霜,平日里多受到她的照顾,两个人的关系极好,却没想会将她骗到后崖之地,趁她不备,一剑穿胸。

不解,愤怒,绝望充斥了她的胸口,她死死的盯着眼前的人。

秦红霜向前一步,居高临下的看着秦臻,面容充斥着快意,她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长姐,嘴角缓缓勾起一个冷笑,眼神阴鸷的像是淬了毒,只听她道,“姐姐,你不死,就要嫁给宇哥哥了,这怎么可以呢?”

“什,什么?”

宇哥哥,萧泓宇,她的未婚夫,当朝六皇子,自小便订下的婚事,月后便是她的大婚之日,却没想到今晚她会死。

“姐姐,你是秦家嫡女,自小便拥有一切,家里的一切好资源都是你的,而我们呢,只能跟在你的身后去捡你不要的东西,宇哥哥......我也喜欢他,我还怀了他的孩子,凭什么你能嫁给他?凭什么他就要属于你?所以我要你死,我要你死......”

秦红霜陡然激动起来,大雨冲刷她的面容,看不清眼底的神色,却挡不住她一身的狠辣,她怒吼道,像是终于将压抑了心里这么多年的恶气给发泄了出来。

而秦臻,整个人像是被抽了灵魂......

孩子......

什么孩子?

秦红霜她怀了萧泓宇的孩子?这两个人竟然早已经在一起了!

一个是她爱了多年的未婚夫,一个是她疼了多年的庶妹,到头来,他们就是这么对她的?

她是秦家嫡女,名门闺秀,世人赞她,‘才貌无双、端庄典雅’,没想到竟落得如此下场,可笑,实在是可笑,她这短短的一生就是个笑话!

“姐姐,你且安心去吧,你的一切妹妹都替你接手了。”

秦红霜上前一步,她一把抽出秦臻胸口上的剑,然后再一次刺进她的身体里。

血,越流越多。

雨不知何时停了。

潮湿的地面被鲜血染红。

秦臻只觉得好疼,好冷,她知道自己要死了,没有人会来救她。

“秦、红、霜......萧泓宇他知道......”

她费力出声,转动着眼睛,出声问道。

“唔,姐姐是想问我,宇哥哥知不知道我要杀你的事情是吗?反正你要死了,告诉你也无妨,宇哥哥是知道的啊,对了,宇哥哥还嘱咐我做的利索点儿呢,他还给了我这个......”  

秦红霜话落,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

“姐姐,这是化尸水,只要滴在你的伤口上,你就会被慢慢的腐烂,直到成为一滩血水,这世上就再也没有你这个人了,没有人会知道你死在了这里。”

秦红霜的语气充满了阴毒和快意。

她剥开瓶子,摇晃着手中的液体,然后倒在了秦臻的伤口上。

“啊......”

撕、裂的惨叫声,充斥着暗黑的雨夜下,被掩盖。

灼烧,撕。裂,腐烂。

化尸水浸入伤口,开始腐烂她的皮肉,腐烂她的五脏六腑。

她要死了......

这样凄惨的死法。

化尸水本是给死人用的,如今却倒在她的伤口上,让她活着腐烂痛苦而死。

“秦红霜,萧泓宇,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秦臻的眼中染上怨恨,绝望,不甘。

她清醒的看着自己死去,腐烂,承受撕、裂的痛苦。

轰隆。

雷声大响,闪电劈空,照亮了秦臻不甘又怨恨的脸,她死死的瞪着秦红霜,像是要将她给烙印在灵魂深处,这样恨怒的目光竟是看的秦红霜心里一咯噔。

看着秦臻的伤口一点一点腐烂,秦红霜看了一眼暗沉诡谲的夜色,冷笑一声,“姐姐,你做人尚且不是我的对手,死了又能奈我何呢?姐姐,妹妹就不陪你了,这天色已经太晚了,你就在这里慢慢享受吧。”

秦红霜话落,将蓑衣的帽子扣在头上。

身体的腐烂让秦臻连大吼大叫的力气都没有,好痛,太痛了。

“姐姐,我就要你痛不欲生的死去,这样我才会畅快。!”

扔下这一句话,秦红霜便抬脚,匆匆离开,临走前,她回头看向秦臻血粼粼的身体,那慢慢腐烂的肉,知道她的姐姐是无论如何也活不成了,这才放心离开。

轰隆,轰隆。

雷声阵阵,雨又落下来。

秦臻奄奄一息,痛到麻木,可是她的双眼却充满了不甘和愤恨。

她慢慢的抬起手,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然后伸向脖颈,掏出了一块凤凰玉佩,那是娘亲的遗物,她用力的握紧在手里,手上的鲜血浸入了玉佩之中,她痛哭出声。

“娘亲,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对我,为什么?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我好恨啊!”

声声泣血,宛如厉鬼哀鸣。

这是秦臻死亡前最后的悲怒。

却下一刻......  

手中玉佩忽的发出耀耀红光,将她整个人笼罩。

秦臻猛地瞪大眼,这是怎么回事?是娘亲显灵了吗?但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身体因为化尸水加快了腐烂的速度,她的瞳孔越来越涣散,怔怔的看着暗黑苍穹,终究是断了气息......


第2章

痛。

全身都好似散架了一般。

秦臻睁开眼,入目便是紫色的纱帐,古色古香的房间,让她有一瞬间的怔愣,记忆回笼,山顶上惨烈一幕回到脑海,她蹭的一下坐起来,眼中一片惊悸。

她是被人给救了吗?

不,不可能的。

秦如霜在将化尸水倒在她的胸口上,她整个人都开始腐烂,直到最后化成一摊血水。

好恨,好痛。

就在这时,门吱呀一声打开,秦臻蓦的转头,便瞧见一个挽着花、苞头的小姑娘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

第一眼她似乎没注意到她,一转头看向坐起来的秦臻,整个人都愣了一下,接着手中的托盘砰的一声掉在了地上,眼中闪过狂喜,“小姐醒了,小姐你终于醒了,呜呜呜......”

她哇哇大叫,激动上前,眼睛红了。

秦臻抬眼看向她,很陌生的小丫鬟,有点儿眼熟,但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你是谁?”

秦臻下意识的出声。

话音一落,便见那小丫鬟一僵,整个人都愣在原地,“大小姐,奴婢是绿竹啊,你不认识奴婢了吗?呜呜呜......”

说着眼泪又大串大串的落下来。

“绿竹?”

秦臻疑惑,呢喃出声,心中不解,但面上不显,从床榻上起身,双脚刚刚落地,就一个晕眩,差点摔回到床榻上,她的身体很虚弱。

“小姐,你想干什么?你才刚刚醒过来,身体虚着呢,现在可不能下地啊。”

那叫绿竹的小丫鬟忙的上前扶住她。

“你喊我小姐,这里是哪里?”

秦臻又问。

心中的不解一层一层加深。

绿竹脸上的惊悸也越来越大,“小姐,你记不得了吗?这里是将军府啊,你是将军府的大小姐呀。”

小丫鬟忙道。

秦臻秀眉几不可控的跳了一下,将军府,大小姐?

她呼吸重了几分,咬着牙坐起来,“把铜镜拿过来。”

秦臻道。

她心中此时惊涛骇浪,但是面上却一派清冷,什么都不显。

她环视一周,屋内没有铜镜。

“小姐你要铜镜做什么呢?小姐您现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奴婢现在去叫人通知大将军......”

叫绿竹的小丫鬟显的有些焦急,秦臻抬起头看了她一眼,“你不想我照镜子?”

她一眼便看穿小丫鬟的意图。

“不是......”

“去拿。”

秦臻道。

叫绿竹的小丫鬟拗不过秦臻,抬起脚磨磨蹭蹭的走向外间,很快手上便拿着一个铜镜回来。

“小姐,那个......”

“给我。”

秦臻道。

绿竹磨磨蹭蹭将手上的铜镜递过去,心里却揪成一团,她感觉到自家大小姐这次醒来变了好多。

秦臻抬起手,映出她的容貌,镜中的少女五官精致,眉眼一片清冷之色,肤如凝脂,然而细嫩凝白的额头上一块不规则的疤痕横在那里,破坏了这张脸的美感。

秦臻怔怔的看着,心跳如雷,她下意识的抬起手摸向镜子,镜中的少女便跟着她做出同样的动作。

这是......

秦臻看着镜中的少女,脑海中闪过一个人的影子,君家绯色。

大夏国,武派之首,大将军王君雷霆的女儿。

一个仗着父亲军功赫赫,性格嚣张,做事无法无天的少女。

常年一身红衣,手握马鞭,性格张扬的踏马奔走在京都街头,一个不将任何人放在眼中的纨绔少女。

秦臻一口气卡在喉咙里面。

她不会认错这张脸,尽管这张脸的额头上多了一道难看的疤痕。

是的,印象中的君绯色是美艳无双的,她性格虽然嚣张,但容貌却是有着一种锋利惊人的美。

所以,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她惨死北山山顶,醒来却重生成为了君家绯色?那么原本的君绯色又出了何事,去了哪里?

秦臻心中惊涛骇浪,对着镜子久久不语。

“小,小姐,你,你别难过,奴婢觉得这道疤痕也很好看,像个月牙儿似的,它......。”

“发生了什么事。”

不等小丫鬟说完,秦臻突然出声。

绿竹听到秦臻问她,眼圈凝了一层泪,“小姐,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秦臻犹豫了下,才点了点头。

绿竹呜呜的哭起来,然后才开口道,“十天前,小姐打听到玄王要去皇家玉泉的事情,所以也偷偷跑去了,然后被玄王发现,打成重伤,给送回了将军府,小姐一直昏迷不醒,已经整整十天了。”

绿竹一边哭,一边叙述。

玄王萧凤栖?  

玄王此人,传言甚多,当今圣上最小的儿子,母亲雪贵妃深受皇上喜爱,荣宠后宫二十年,而萧凤栖更是皇上最看中的儿子,但玄王萧凤栖自出生起,便身体羸弱,双腿有疾,只能坐轮椅出行,是以不能册封其为太子,是当今圣上最大的遗憾,故萧凤栖三岁封王,名中赐‘凤’,赠府邸,赏封地。

也因此,在整个皇家之中,萧凤栖是所有皇子都讨好的对象。

因为他最得盛宠,却又不争皇位。

但据传言,萧凤栖此人,性格冷漠,阴晴不定且不近女色。 

所以,君绯色是因为偷看了玄王萧凤栖洗澡,而被打成重伤,伤了脑袋,昏迷十天,直到她的重生?

那么君绯色是死了吗?

那她呢?

秦臻忍住心口翻涌的痛意,出声道,“现在是何年何月?”

绿竹抽抽噎噎,想到自家大小姐昏迷十天什么都忘记了,心里难受的很,但仍是下意识的回答道,“小姐,现在是平历三十六年。”

秦臻刷的一下抬起头,平历三十六年?而她死的时候却是平历三十三年,一睁眼,却是已经过去了三年?

三年啊。

可是明明是昨天晚上才发生的事情。

秦臻闭上眼,想到那惨烈的一幕,想到血肉生生被化成尸水的感觉,她颤抖出声,“秦家嫡女,秦臻,现今如何?”

“啊?”

绿竹有些没反应过来,好呆大一眨眼,下一刻却见自家小姐目光清冷的看向她,那眼神很冷凉,看的绿竹一愣,只觉得小姐眼神可怕,嘴一瘪又要哭,她曾经可是小姐最喜欢的奴婢啊,现在小姐瞪她,还不认识她了。

呜呜呜。

“秦家嫡女,秦臻你可识得?”

秦臻又问了一遍。

绿竹回神点点头,“识得啊,小姐你问她做什么呢?那秦家大小姐都跟人私奔三年了,您不提她,奴婢都快忘记这个人了。”

“私奔,什么私奔?”

秦臻蹭的一下抬起头,甚至因为激动抓住了绿竹的手,一双眼睛充满震惊,“到底怎么回事呢?你仔细说,秦家嫡女怎么就跟人私奔了?跟谁私奔了?”


第3章

绿珠被秦臻这反应吓了一跳,一看秦臻这模样,眼泪就落下来,只当小姐昏迷不记得事儿了,心里难受,当即抽抽噎噎的道,“小姐,那秦家大小姐早就是过去式了,三年前,那秦家大小姐就在与六皇子成亲的前几天,跟府上一个马夫私奔了,秦家和六皇子都成了大夏的笑话,那亲家大小姐身为大夏京都贵女标杆,却做出这般有辱门风的事情,实在是丢尽了秦家的脸。”

秦臻脑袋嗡嗡一片,只觉得眼前发黑,她什么都看不清楚,只有绿竹的嘴巴一张一合。

“怎么可能?”

秦臻咬牙,眼睛赤红,凝满了泪雾,却不肯落下。

这边绿竹听到这话,忙摇摇头,“真的,那秦家大小姐留了亲笔信的,说是跟那马夫日久生情,因有婚约在身,遂只能选择离家出走,自觉愧对列祖列宗,自愿脱离秦家,自此生死与秦家无关。”

“这封亲笔信秦相呈给皇上了,总之很多人都知道,那秦相深得皇上倚重,并未被诛连,但秦相却是直接宣布了与那秦臻断绝父女关系,将其逐出秦家族谱了。”

秦臻只觉得周身的血液寸寸变冷。

她惨死,尸骨无存,可父亲没有为她查明真相,竟是真的相信了她与一个马夫私奔了?将她逐出秦家族谱。

秦臻死死咬着唇,才能使眼泪不落下来,使恨意不溢出来。

“那萧泓宇呢?”

秦臻又问。

数道萧泓宇,她的心里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

“萧泓宇?哦哦......小姐,你是说六皇子啊,小姐怎么直呼六皇子名讳呢,被人听到了可是大不敬,不过也没事,这是在咱们府上,没人能听到。”

绿珠又絮叨道。

“秦家庶女秦红霜嫁给六皇子当侧妃了,三年前秦家大小姐跟人私奔,这六皇子可是成了众皇子眼中的笑话,不过这六皇子也算是因祸得福,秦家为表诚意和歉意,便将二女儿许给六皇子当了侧妃,皇上大概也觉得有些亏欠这个儿子,也赏赐了不少东西给六皇子,总之这两年六皇子风头很盛。”

听到绿竹的话,秦臻的脸已经血色尽褪。

“那他们有孩子了吗?”

秦臻听到自己麻木的声音响起。

因为她清清楚楚的记得,她惨死的时候,秦红霜说她怀孕了.

如今,三年已过,若他们真有孩子,那孩子该有四岁了,这是他们苟且的证据。

“孩子?有的,六皇子的确是有一位小殿下,不过是收养的,据说那孩子无父无母,被扔在荒郊野外,差点儿被狼吃了,是六皇子路过之时偶然相救,便收了其当义子,六皇子这人倒是心善的很呢。”

绿竹说道,语气中难言对六皇子的夸奖。

可秦臻听了这话,只觉得心头一阵一阵发凉,“那捡来的孩子多大?”

“好像是四五岁,大小姐你怎么问这个?”

绿竹不解。

听到绿竹的话,秦臻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落下。

义子,四五岁。

“呵......可笑,实在是可笑,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笑的人,可笑的事......”

什么义子,那分明就是他跟秦红霜的孩子!

她被庶妹和未婚夫联手害死,却背负骂名,声名狼藉,甚至被逐出家族。

为什么,为什么?

她想到自己,自生下来便没有娘亲,但因为是秦家嫡女,身负重任,自当表率,便一直很努力,别人在玩耍逛街的时候,她在读书练字,别人在休息的时候,她在练琴作画,她自小熟读四书五经,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却落得这样一个下场。

秦臻恨到极致,哭的崩溃,双眼发红,状若癫狂。

“小姐,你怎么了?小姐,你别吓绿竹啊,呜呜呜呜......”

绿竹也是吓坏了,她从未见到小姐哭成这个样子,自己也跟着哭起来。

秦臻双手紧紧的握着,指甲钳入肉中也丝毫感觉不到。

好恨。

好痛。

这个叫绿竹的丫鬟在她耳边说的什么,她完全听不到。

绿竹看到秦臻这般模样当真是吓坏了,转身就跑到外面去喊人。

“来人啊,快去找大夫,快去找大将军,快去找大少爷,大小姐醒过来了,大小姐不好了......呜呜呜呜......!”

秦臻哭的几近崩溃,昨天晚上她才经历了活活化尸的痛苦,今日重生醒来,却得知自己被暗害惨死,死后却又声名狼藉的事实。

虽是大梦三年,可是对她来说,只是昨晚和今天啊。

这不是一场噩梦,是真实发生的。

秦臻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她站起来,穿上鞋子,麻木的抬脚往门外走。

她要回一趟秦家!

她要告诉父亲真相!

她没有跟马夫私奔,她是被妹妹害死的,惨死在北山峡谷,她要一个公道。

秦臻起身,因为身体虚弱的原因,一阵晕眩,她勉强站好,打开衣柜,看到柜子中清一色的艳丽衣裙,秦臻勉强找了一件绯色的纱裙换上,然后大步的出了房间。

大概是脑海中残存的记忆,秦臻走的熟门熟路,路上遇见几个小厮,她没理会,直接便出了将军府。

此时正值晌午,阳光炎热。

秦府在京都城北,而将军府在城南,一南一北。

秦臻戴着面纱,目的明确,出了将军府邸的门,便直接朝着秦家去,此时正值晌午用膳之际,主街之上,行人并不多,秦臻走的小巷路,不过半个时辰便站在了秦家府门口。

看着府邸门口那两个石头狮子,秦臻眼睛酸涩了一下。

‘昨日’这还是她熟悉的府门,‘今日’已是三年之后。

这三年,爹爹还好吗?

他会相信自己说的话吗?如此怪力乱神之事......

秦臻深吸一口气,似是下定了决心,看了一眼秦府两个黑漆大字,秦臻终于迈步上前。

——叩叩叩。

门被敲响。

秦臻的心脏也跟着咚咚咚的快速跳动。

很快,大门吱呀一声打开,门内的人探出头来,是个有些瘦的门卫,二十五六岁的模样,秦臻知道他叫王二,家里兄弟六七个,他排行老二,在府上做门卫七八年了。

门卫王二似是没想到敲门的是个姑娘家,愣了一下,随即问道,“这位姑娘,你找谁?”



大将军嫡女君绯色,声名狼藉,嚣张跋扈,居然偷看玄王洗澡!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大将军嫡女君绯色,声名狼藉,嚣张跋扈,居然偷看玄王洗澡!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为新搜整理收集大将军嫡女君绯色,声名狼藉,嚣张跋扈,居然偷看玄王洗澡!资讯,提供专业大全的大将军嫡女君绯色,声名狼藉,嚣张跋扈,居然偷看玄王洗澡!内容,就在白姐Write

最新收录文章
自从电视台曝光“天价蚕丝被”内幕后,节目一经播出,蚕丝被就得到全国人民的关注!蚕丝被一时间成了热点话题!人人

白姐Write 2021-08-29

什么人每一秒都能散发​迷人魅力?就两点​:看着美,闻着香看着美,能满足一时的视觉享受而闻着香,仿佛奔

白姐Write 2021-08-29

白姐Write 2021-08-29

白姐Write 2021-08-29

白姐Write 2021-08-24

白姐Write 2021-08-24

白姐Write 2021-08-24

ó ń tẹ́lẹ̀, o lè rí ṣiṣẹ́ láti bá jẹ́ policítà

白姐Write 2021-08-18

(看视频学方法)☟☟☟“补课“不如“补方法” ▲ 参加世界冠军超强记忆集训营 改变学习方法▲我在第27届

白姐Write 2021-08-18

过去的一年里,很多人明白了:谁都没办法预测,明天还会有什么“黑天鹅”事件?说不定哪天上着班就突然失业了!如果

白姐Write 2021-08-18

白姐Write 2021-08-18

会说话的高情商女人,一开口就赢了!

白姐Write 2021-08-18

白姐Write 2021-08-18

白姐Write 2021-08-18

即将进入秋季空气干燥经常会感觉嗓子干痒钟痛、声音嘶哑,造成咽部不适吸烟人群与被迫吸二手烟的人群经常咯痰

白姐Write 2021-08-14

白姐Write 2021-08-14

白姐Write 2021-08-14

酸枣仁晚安膏

白姐Write 2021-08-14

有人说,女人最好的状态,就是眼里写满故事,脸上不见风霜!看到惠英红,我深以为然。1960年出生的她,今年已经

白姐Write 2021-08-14

白姐Write 2021-08-14

继续阅读更多文章
Copyright © 2019-2021. 京ICP备16004236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