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页 > 情感 > 白姐Write > 相认的玉佩被同父异母的姐姐抢走,她只能看着霍淼叫另外一个女人小哑巴

相认的玉佩被同父异母的姐姐抢走,她只能看着霍淼叫另外一个女人小哑巴

2021-06-26 来源: 白姐Write

相认的玉佩被同父异母的姐姐抢走,她只能看着霍淼叫另外一个女人小哑巴




第1章

“我才不要嫁给瞎子!”

缀满了珍珠的礼服从楼上扔下来,刚好砸到了叶满溪的脸,她顺势将礼服抱住,走进了姐姐叶绿荷的房间。

今天是叶绿荷嫁给霍淼的日子,但是她变卦了。

父亲叶泽闵焦虑地围着叶绿荷转了两个圈:

“小姑奶奶,就算霍淼瞎了,就算霍淼现在失势了,但他还是霍家人,我们惹不起啊!”

“我不管,总之我不嫁,谁要嫁谁嫁!”

叶绿荷歇斯底里地把所有能砸的都砸到地上,屋里一片狼藉。

继母岑慕兰在一旁帮腔:“不嫁就不嫁了,我们家绿荷这样的怎么能嫁给一个瞎子?”

“车在外面等着了!”叶泽闵急的直跺脚:“我的小姑奶奶,你总不能让我去嫁吧!”

叶绿荷猛地一抬头,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叶满溪。

她眼睛一亮,尖着嗓子指着叶满溪喊道:“她,让她嫁!”

叶泽闵回头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小女儿:“她不会说话啊!”

“我在霍淼的面前从来没有说过话,霍淼一直以为我是个哑巴!”

叶泽闵诧异地问:“为什么?”

“爸,你不要问那么多了,哑巴嫁瞎子,简直是绝配啊!她比我更合适啊!”

继母和叶泽闵的目光都投射到叶满溪的身上。

继母满眼放光:“我看行,老公。”岑慕兰推了推叶泽闵:“反正霍淼也瞎了,一个不会看,一个不会说,不正好吗?”

叶泽闵充满希望地走向叶满溪:“满溪...”

叶满溪紧紧抱着礼服,礼服上的每一颗小珍珠都在硌着她的掌心。

她的目光冷静地扫向众人。

当停留在叶绿荷的身上时,叶绿荷有点心虚地躲过她的眼神。

“女儿...”

不等叶泽闵开口,叶满溪就打着手势告诉他:“好。”

然后,她抱着礼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换上。

明明小时候霍淼许诺长大会回来娶她,可是长大后他爱的人却变成了姐姐。

不过没关系,反正今天嫁给霍淼的也是她。

哪怕他现在已经瞎了,但她义无反顾。

礼服其实不太合适的,有点点大,但是不要紧。

只要能嫁给霍淼,怎样都行。

叶满溪踏出叶家大门,弯腰坐进车里。

车子发动,渐行渐远,开往霍家在城郊的一个别墅。

没有婚礼,没有仪式。

*

车子在一栋老旧的别墅前停下来,叶满溪下车,推开已经生锈的铁门,穿过满园衰败的花园,站在别墅的大门口。

一个四十多岁的消瘦的中年女人嗑着瓜子开门,一进去叶满溪就被满屋的灰尘给呛到了。

借着身后照射进来的阳光,叶满溪打量别墅内。

大约是几十年前的建筑,里面的装潢和家具都是很多年前的,到处弥漫着腐朽的气息。

灰尘在阳光下飞舞,到处都布满灰尘,这是很多年没人住的吗?

难道霍淼真的住在这里?

中年女人吐出瓜子皮,轻慢地开口:“少爷在楼上第二个房间。”

叶满溪一步一步小心地走上楼梯,木质楼梯因为年久失修有的地方已经坏了。

她听到中年女人在身后哼着:“新娘子倒是蛮漂亮,可惜嫁给了瞎子!”

她话音刚落,忽然看到叶满溪在楼梯上猛地站住转身,正目光锐利地盯着她。

中年女人心虚地闭上嘴,转过了身。

叶满溪上了楼,在门口就听到了从里面传来的嘈杂的声音。

“给我打赏,双击六六六,我就让我们昔日的大总裁直播吃翔!”

“这位网友,你不信啊,你看,这不就是我们霍氏的大总裁霍淼吗?”

“打赏超过一万,半个小时后,我们大总裁直播吃翔!哈哈哈哈哈...”

叶满溪猛地推开门,满是灰尘的房间里,两个年轻人正拿着手机对着一个人的脸猛拍。

那个人戴着墨镜坐在窗边一张破旧的藤椅里,穿着一件白衬衫,冷风正在从没有玻璃的窗户中呼呼地吹进来。

要知道,今天是腊月二十八,天寒地冻。

他的脸被风吹得苍白,嘴唇也干燥地起了皮,衬衣的衣袖还是卷着的,露出的皮肤已经被冻得青紫。

尽管他如斯模样,但是他的面容依然俊朗如昔。

他侧对着她,那么安静,仿佛一座石雕。

在她眼里,他和往日并没有什么不同。

唯一不同的,大约就是他脸上多了一副墨镜吧!

她还记得他以前明亮的眼睛,仿佛岁月沉积的琥珀,纯净且神秘。

那两个人这么闹,他仿佛置身事外,浑然不觉。

叶满溪的出现让那两个年轻人愣了一下,一个问:“她是谁?”

“谁知道?新来的佣人吧!”

“霍淼都这样了,请这么多佣人做什么?”

他们又拿着手机继续对着霍淼拍,一个说:“这样拍有什么意思?不如把他衣服脱了!”

“那不行,平台会封号的!”

“要不,你去马桶里弄点翔给他塞进去,我们的点击率不就上来了?”

愤怒涨满了叶满溪的胸膛,她快步走过去,抓住其中一个人的手腕,把他手里的手机打到地上。

那人暴怒:“你什么东西,别以为你是个女人我们就不会拿你怎样?”

“长得还挺有姿色的,要不然把他们俩都扒了拍个艳照?”

俩人贱兮兮地笑起来。

“二位表少爷。”管家站在门口笑容可掬:“要不今天就玩到这里吧,今儿好歹是我们少爷的好日子。”

“哦。”表少爷围着叶满溪转了一圈:“长得还蛮漂亮的,不过我表哥也看不见啊,这么漂亮可惜了。”

“她是个哑巴。”管家说。

“哦。”二人狂笑起来:“配,配,实在是太配了!哑巴配瞎子,真的是绝配啊!”

空荡荡的房间里回荡着令人厌恶的笑声,可霍淼始终一动不动地坐着,他似乎在看着窗外的远方,其实他的世界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

“表哥,你听见了没有啊,你的新太太是个哑巴,以后你们俩一个瞎一个哑,一对神仙眷侣啊!”

忽然,一个人伸手拿下了霍淼眼睛上的墨镜大笑着随手扔到一边:“瞎就瞎了,还装什么装?”

“这个墨镜太重了,不如表哥,我们帮你画一个上去好了,你和你新太太睡觉的时候都不用摘下来。老二,那边有墨汁,快拿来!”

二表弟拿来了墨汁,拧开了瓶盖,兴致勃勃地到处找毛笔:“我来画。”

“画什么画,这么麻烦,直接泼上去得了。”大表弟拿过墨汁高举起手就往霍淼的脸上泼去。

叶满溪以最快的速度扑了过去...


第2章

叶满溪用力抱住了霍淼的脑袋。

哗,一股又臭又凉又浓稠的液体浇在了叶满溪的后背上,俩人见有人帮霍淼挡了,扫兴地很。

“这算什么?刚嫁进来就护着这瞎子?”

“很好奇啊!”老大弯着腰去看叶满溪漂亮的脸蛋:“你一点都发不出声音来吗?”

“要不然...”老二贱兮兮地笑着说:“我给你录一个声音,有事的时候你就放录音,总比一点声音没有好啊!”

“哈哈哈。”老大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这个主意好”

叶满溪听着他们的污言秽语,料定他们没有墨汁了才松开手,仔细查看霍淼有没有被墨泼到。

还好,他的脸上一滴都没有。

可是,他瘦的快脱了形,灰白的面颊和嘴唇,他的眼睛黯淡无光,像是一颗黑色的宝石被埋藏在尘埃的下面。

叶满溪颤抖着手,有种想拂去他眼中尘埃的冲动。

前段时间见到他,他还是那个意气风发器宇轩昂的人中之龙,可现在...

“绿荷。”霍淼终于说话了:“是你吗?”

叶满溪将自己的手放进他冰凉的手心里,她这才留意到他的手上布满了口子,一看就是被冻得裂开了大口子。

叶满溪立刻脱下外套披在霍淼的身上,她里面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白纱礼服,合体的剪裁勾勒着她曼妙的身躯。

二人吞了口口水,眼神在叶满溪玲珑有致的身体上定了格。

老大的声音都有些变调:“这小妞身材蛮好的。”

“不如大哥,我们帮表哥验验货,他看不见不知道好坏。”

“对对对,这倒是个好办法。”他们搓着手淫笑着向叶满溪走过来。

她也不躲,不闪,稳稳地在原地站着。

二人以为她吓傻了,笑得见牙不见眼。

一人捏住叶满溪的手臂,垂涎的口水要滴下来了:“哟,手臂滑不溜丢。”

话音未落,叶满溪反手捏住了他们的手腕。

“小妞还真是合作啊,有前途,哦哦哦,我的手麻了...”

叶满溪面带笑容,但手上却用了力气。

她出身中医世家,从小跟着外公外婆研究人体穴位图,人的胳膊上有多少个穴位,每个穴位有怎样的功能,叶满溪太清楚了。

两个表少爷的面部表情从一开始的享受,到几秒钟后就变成了痛苦不堪,喊都喊不出来,也挣扎不了,只剩下一只能活动的手抓耳挠腮。

虽然霍淼看不见,但他能听见。

他那两个表弟忽然不聒噪了,变成了倒吸凉气的声音,不知道叶满溪在做什么。

他向她伸出手,淡淡地道:“绿荷,过来。”

门口的管家见情况不对也赶紧开口:“二位表少爷早点回去吧,今天是少爷和少奶奶的好日子。”

叶满溪回头看了一眼霍淼,松手。

表少爷倒在地上挣扎,像被截成两半的蚂蟥。

叶满溪向霍淼走过去,他语气仍然很淡,仿佛事不关己:“不用理他们,一群可怜的东西。”

管家过来扶走表少爷,不轻不重地撂下一句话:“少奶奶好好照顾少爷吧!”

叶满溪蹲下来收拾满地的狼藉,刚刚弯下腰就被霍淼给拉了起来。

他将叶满溪拉到自己的面前,他的眼前一片漆黑,连团模糊的影子都没有。

他湛黑的却无光的眸在叶满溪的脸上辗转了一番,最终放弃。

他没想到叶绿荷真的嫁进来了,他向她伸出手轻声问:“我可以摸你的脸吗?”

叶满溪有点犹豫,她毕竟不是叶绿荷。

可是,霍淼冰冷的手掌已经敷上了叶满溪的脸颊,枯瘦的手指在她的脸上缓缓滑动。

叶满溪的心脏扑通扑通直跳,她不知道看不见的霍淼能不能通过抚摸分辨出她和叶绿荷的不同。

他的手指停留在她的眼睛上面,很温柔地抚摸着:“绿荷,为什么还要嫁给我这个瞎子?”

他没认出来,叶满溪松了口气。

她几乎痴痴地看着霍淼虽然消瘦但俊逸如昔的面庞。

她不能说话,所以不必回答。

霍淼忽然将叶满溪拥在怀里,贴着她的耳边小声道:“绿荷,你放心,这种日子不会太久,你没有嫁错人。”

她从来没有怀疑过,只希望霍淼永远发现他不要娶错了人。

她静静地窝在霍淼的怀中,虽然他瘦的只剩下一把骨头,但是他的胸膛依然宽阔,依然能够给她遮风挡雨。

霍淼轻轻地捏着她的下巴抬起她的头,阳光透过没有玻璃的窗户射进了他无光但仍然深刻的眼眸,让他的眼睛有了光彩。

他压低脑袋,吻住了叶满溪的唇。

这是她的初吻,她战栗地几乎要哭泣。

霍淼和叶绿荷恋爱的时候,她曾经在叶家撞见过,她只敢躲在角落里悄悄地偷看他。

霍淼的眼里除了叶绿荷谁都没有,她没想到霍淼会有一天如此深情地吻她。

她闭着眼睛,颤动着睫毛,满心欢喜地接受霍淼的吻。

忽然,门被人很大力地推开,中年女佣站在门口恶形恶状地开口。

“少爷,少奶奶,吃饭了!就算是春宵一刻值千金,也不必这么着急吧!”


第3章

虎落平阳被犬欺,连管家都对霍淼耀武扬威的。

霍淼感觉到叶满溪柔若无骨的小手在他的手心里握成一团,他宽慰地捏了捏,朝管家的方向淡淡地道:“拿进来。”

管家端着托盘进来,重重地放在桌上。

“少爷,少奶奶,新婚大喜啊!”

叶满溪看了一眼,托盘里两菜一汤,豆腐,青菜,和一碗清汤。

他们天天给霍淼吃这个,怪不得他这么瘦。

叶满溪张了张嘴,管家见她的脸都要憋红了,皮笑肉不笑地道:“少奶奶千万别嫌弃菜不好,俗话说青菜豆腐保平安。”

叶满溪捏紧拳头,恨不得一拳打在他那张面团一般的脸上。

霍淼说话了:“滚出去!”

虽然霍淼瞎了但气势仍在,管家缩了缩头转身离开,一路小声嘀咕:“我真是倒了霉才被安排到这里来,要不然谁愿意伺候你这个瞎子?”

管家砰的一声摔上门。

来之前叶满溪设想过霍淼的境况,但是没想到是这样的。

她真想拿出她的银针把那个管家和刻薄的女佣都扎成半身不遂。

霍淼半天也没听到叶满溪有半点动静,满是尘埃的空气里漂浮着豆腐发酸的气味。

即便是给他们吃青菜豆腐,也不会拿新鲜的菜给他们吃。

叶满溪长久地不出声,霍淼以为她嫌弃了。

“现在走还来得及。”他极淡的:“不会有人为难你。”

霍淼是误会了,叶满溪正在想该怎么惩罚那些小人们。

她回头看着霍淼苍白的面庞,拔脚向他跑过去用力抱住了他的腰,把脸埋进了他的胸膛里。

叶满溪的脸庞温暖了霍淼的胸膛,他伸出手轻轻地摸了摸叶满溪柔韧的发丝,温柔的生怕弄疼了她。

“如果你留下来,可能会吃一段时间的苦,但是我发誓不会让你一直吃这样的苦,绿荷,陪我读过苦难的人,我会让你品尝到最甜的人生。”

其实,只要能和霍淼在一起,吃什么都是最甜的。

叶满溪把餐盘端过来,夹了一块豆腐放到霍淼的唇边。

他张嘴吃下去。

豆腐又酸又粗糙,这段时间他已经吃习惯了。

他担心锦衣玉食的女人吃不惯,但却听见叶满溪也夹了一块放进嘴里咀嚼着。

叶满溪的咀嚼声大约是他听过的最动听的声音。

他向叶满溪伸出手,她将自己的手放进了他的掌心。

霍淼轻轻用力将叶满溪拉进了自己的怀里,捧着她的小脸,柔软的唇印上她的额头,顺着她弧度优美的鼻梁下滑,吻住了她娇嫩的唇。

霍淼的唇渐渐炽热,点燃了满屋的孤寂清冷。

吃苦,叶满溪是从来不怕的,只要能和霍淼待在一起,吃什么样的苦她都不在乎。

虽然她也姓叶,虽然她也住在那栋大屋里,虽然叶泽闵是她亲生的父亲,但是她的身份就是挂着叶家二小姐名头的丫头。

和叶家的佣人们同吃同住,叶满溪知道爸爸想要什么,不然也不会一直把她留在叶家。

她之所以还留在叶家,一则为了外公的医馆,二则是霍淼那时会来叶家找叶绿荷,她还可以躲在一边偷偷看他。

现在,她心心念念的人就在眼前,正在深情地吻着她。

虽然,霍淼心里的人是叶绿荷,他也以为自己吻的是叶绿荷,但是不要紧。

只要此刻她能陪在他身边就行了。

霍淼抱起了叶满溪往床边走去。

....

夜色渐浓,叶满溪缩在霍淼的怀里睡着了。

搂着怀里熟睡的叶满溪,抚摸着她顺滑的长发。

他忽然想,她的头发什么时候拉直了?

之前,她还是一头卷卷的长发。

他想太多了,除了叶绿荷,还会有谁傻兮兮地嫁给现在的他呢?

夜深人静,叶满溪的呼吸声像催眠曲,霍淼也渐渐地睡着了。

皮靴敲击木地板的声音响起,有人粗暴地将门推开,毕恭毕敬地弯着腰,一个披着黑色大衣的男人从门外踱进来。

他刚刚踏进房门的时候霍淼就醒了,他的皮靴声太熟悉了。

霍淼将被子将叶满溪全部盖住,从床上坐了起来。

来人幽冷的声音在他床边响起:“堂弟今天新婚大喜,做堂哥的怎么也要来庆贺一下。”

“你有心了。”霍淼轻哼着。

“俩兄弟,不用客气。”霍天齐扭头扫了一眼身后的保镖,保镖立刻将外套脱下来铺在藤椅上,霍天齐坐下来,摘下了黑色皮手套轻轻拍打皮靴上的灰尘。

“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晚才赶来恭喜你?”他一边拍打着皮靴一边漫不经心地问。

“你霍天齐的狗嘴里能吐出什么象牙来,你的事,我懒得知道。”霍淼笑道。

保镖们听到霍淼这么说,蠢蠢欲动,霍天齐也不恼,挥了挥手慢条斯理地说

“这次可不是我的事。”他从藤椅里站起来走到霍淼的床前,弯着腰脑袋压的很低,贴着霍淼的耳朵,“你亲爱的爷爷,两个小时前,已经死了,死于心脏病。”

霍淼愣了一下,仿佛脑袋被人敲了一记闷棍,“你说什么?”



相认的玉佩被同父异母的姐姐抢走,她只能看着霍淼叫另外一个女人小哑巴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相认的玉佩被同父异母的姐姐抢走,她只能看着霍淼叫另外一个女人小哑巴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为新搜整理收集相认的玉佩被同父异母的姐姐抢走,她只能看着霍淼叫另外一个女人小哑巴资讯,提供专业大全的相认的玉佩被同父异母的姐姐抢走,她只能看着霍淼叫另外一个女人小哑巴内容,就在白姐Write

最新收录文章
自从电视台曝光“天价蚕丝被”内幕后,节目一经播出,蚕丝被就得到全国人民的关注!蚕丝被一时间成了热点话题!人人

白姐Write 2021-08-29

什么人每一秒都能散发​迷人魅力?就两点​:看着美,闻着香看着美,能满足一时的视觉享受而闻着香,仿佛奔

白姐Write 2021-08-29

白姐Write 2021-08-29

白姐Write 2021-08-29

白姐Write 2021-08-24

白姐Write 2021-08-24

白姐Write 2021-08-24

ó ń tẹ́lẹ̀, o lè rí ṣiṣẹ́ láti bá jẹ́ policítà

白姐Write 2021-08-18

(看视频学方法)☟☟☟“补课“不如“补方法” ▲ 参加世界冠军超强记忆集训营 改变学习方法▲我在第27届

白姐Write 2021-08-18

过去的一年里,很多人明白了:谁都没办法预测,明天还会有什么“黑天鹅”事件?说不定哪天上着班就突然失业了!如果

白姐Write 2021-08-18

白姐Write 2021-08-18

会说话的高情商女人,一开口就赢了!

白姐Write 2021-08-18

白姐Write 2021-08-18

白姐Write 2021-08-18

即将进入秋季空气干燥经常会感觉嗓子干痒钟痛、声音嘶哑,造成咽部不适吸烟人群与被迫吸二手烟的人群经常咯痰

白姐Write 2021-08-14

白姐Write 2021-08-14

白姐Write 2021-08-14

酸枣仁晚安膏

白姐Write 2021-08-14

有人说,女人最好的状态,就是眼里写满故事,脸上不见风霜!看到惠英红,我深以为然。1960年出生的她,今年已经

白姐Write 2021-08-14

白姐Write 2021-08-14

继续阅读更多文章
Copyright © 2019-2021. 京ICP备16004236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