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页 > 娱乐 > 天狐观察 > 这事太搞笑!

这事太搞笑!

2021-07-20 来源: 天狐观察

这事太搞笑!

                         

第1章 红土乡乱了
刘小刚刚被分配到红土乡没多久,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前几天,红土乡的主要领导们去省城办事,竟然在酒店嫖娼被抓,都被纪委双轨了,这件事很快就震动了整个延北县。
刘小刚大学毕业之后,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延北县的公务员,但由于没有关系门路,最后被分配到延北县最贫困的红土乡经发办做了一名办事员。
此时红土乡政府没有一个人,所有的人都在四处跑关系,希望趁着这个机会更进一步,只有刘小刚没有,一来他出身在一个普通家庭,没有什么关系和背景,二来他来这红土乡半年多时间,还没有转正,不可能得到提拔。
经发办总共有一个主任和三个办事员。
刘小刚正坐在办公室里面无聊地看着报纸,突然门开了,同样是办事员的董雪晴走了进来。
"小刚啊,你怎么还在办公室呢,没有出去活动活动啊?"董雪晴进门看到刘小刚,打趣道。

"呵呵,我又没啥门路,咋活动啊。"刘小刚冲着董雪晴笑了笑说。

今天董雪晴穿了一件粉色的衬衣,上衣扣子开着,露出一片雪白和深深的沟壑,紧身的牛仔裤包裹着凸翘的臀部,看起来十分性感。董雪晴本来就十分漂亮,这样的打扮就更加诱人了,刘小刚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董雪晴倒了杯水,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说道:"听说县里对红土乡领导嫖娼被抓一事十分地震怒,就连市里面的领导也是十分地重视这件事情,这下红土乡算是出名了。"
"呵呵,这件事情发生在了省里,而且还上了电视,红土乡不出名才怪。"这个时候另外一个办事员谢小东也进来了。

这事太搞笑!

谢小东和董雪晴在县里都有一定的关系,最近他们都经常跑县里走关系,二人都是在争这经发办主任的位置。
现任经发办主任郝连发最近天天往县里跑,据说他的后台是一个副县长,如果不出意外这次会更进一步,这样经发办主任的位置就会空缺,而最有可能得到这个位置的人就是谢小东和董雪晴。
至于刘小刚,那是直接被大家忽略的,包括他自己也是如此。
谢小东一回来就一屁股坐在座位上,翘起二郎腿,脸上得意洋洋,彷佛自己已经成为经发办主人一样,装模作样的还真像那么回事儿,看来是找关系找到门了。
"呵呵,谢小东同志回来了,最近看你天天往县里跑,有什么最新消息吗?"董雪晴试探性地问道。
"你不是也天天跑县城嘛,没有得到什么消息?"谢小东反问道。
"我跑县城是因为家里有事,能得到啥消息啊,看小东同志这么高兴,是不是要更进一步了?"董雪晴笑道。
"呵呵,还没谱。"谢小东打了个哈哈,不过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志得意满的样子,肯定是有眉目了。
董雪晴脸色微微一变,谁都知道这次经发办主任的位置很有可能在他们二人中产生,看谢小东的样子,似乎是胸有成竹了。
"小刘啊,去帮我倒杯水来。"谢小东转头看向刘小刚,吩咐道。
嘿!说你胖你还喘上了,刘小刚心里就不高兴了,这还没当上主任呢,就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
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刘小刚来到经发办,谢小东就没给过自己好脸色看,经常呼来喝去的,这就是官场。

还没等刘小刚说啥,董雪晴就看不下去了:"谢小东,别忘了你现在还是个办事员,和小刚是平级,你凭什么对别人呼来喝去,真以为自己是主任了?想喝水自己去倒。"

刘小刚就看了董雪晴一眼,这个女人平时也没见对自己多么关心啊,今天怎么帮自己说话了?难道是良心发现了?刘小刚当然不会天真地这样认为。


听到董雪晴向着刘小刚,谢小东心里就不是滋味,眼睛贪婪在董雪晴的身上扫了几眼,道:"我这是在帮助新同志快速成长,做事要踏实,从身边的点点滴滴做起,提高新同志的思想觉悟。"

"咳咳。"门外响起几声咳嗽声,接着,经发办主任赫连发就沉着脸走了进来。

办公室一下子都安静了下来,看赫连发的脸色似乎跑关系不太顺利,谁也不想触其霉头,都不吭声了。

没过多久,赫连发的电话响起,一看来电显示,赫连发连忙起身走了出去。

所有人心里皆是一松,长出一口气。赫连发一走,办公室的气氛顿时又活跃了起来。
"看主任的脸色,似乎县里面又有大的变化。"董雪晴小声道。
这个时候谢小东的手机也响了起来,看到手机上的显示,也立刻跑了出去。
看着谢小东离去的背影,董雪晴就有些心不在焉:"小刚,我有事先出去一趟。"说完董雪晴也匆匆地离开了。
办公室一下子又只剩下刘小刚了。
刘小刚心里就嘲笑,这就是官场,一个个不想着为民服务,天天勾心斗角,尔虞我诈,都是为了自己往上爬。
刘小刚起身在乡政府转了一圈,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
走到乡政府大门的时候,刘小刚就看到一个身穿白色衬衣,黑色西裤的青年男子站在大门口,一头短发显得十分精神。
"小同志,请问今天不上班吗?怎么乡政府就你一个人?"当刘小刚看到青年男子的时候,青年男子也看到了刘小刚,立刻问道。
刘小刚苦笑一声道:"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青年男子也没有继续追问,说道:"你好,我叫林东,这次陪同我们老板来,结果车子陷进泥洼里出不来了,想请你帮一下忙,找几个人帮我们把车子推出来,因为我们是外乡人,对这里不熟悉,所以只能找政府来帮忙了。"
前几天红土乡连续下了几天的大雨,本来交通条件就十分差,都是土路,经过这次雨水的冲刷,道路更加泥泞难走,车子想要行驶就更加困难了,陷入泥洼里面也是很正常的。
不过刘小刚倒是有些钦佩驾驶员的本事了,这样难走的路能够把车子开进来,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啊。
人出门在外都有遇到难处的时候,既然人家求到了自己,就不能拒绝。于是,刘小刚没多想就答应了林东,并就近找了几个村民,跟着林东走了好久才来到了车子陷进泥洼的地方。

这事太搞笑!


第2章 开奥迪车的老板
车子是奥迪车,陷得特别深,几乎半个车身都进去了。
路边站着一个中年人,西装革履。
"老板,人找来了。"林东踩着泥泞的道路走到中年人面前,恭敬地说道。
中年人看了一眼刘小刚,笑道:"麻烦小同志了。"
刘小刚也笑了笑:"呵呵,举手之劳,不用客气,我们这就是这样,一下雨路就泥泞不堪,很难走。"
七八个人花了半个小时的功夫才将车子从泥洼里面推了出来,着实累坏了大家,还弄得满身是泥。
那中年人向林东使了个眼色,林东会意地点点头,从车里拿出一个公文包,抽五百块钱递给了刘小刚,道:"这次真是麻烦大家了,这五百块就算是给大家的报酬吧。"
刘小刚也没有做作,接过钱,然后分给了其他几个老乡。看着老乡们打着补丁的衣服,满身的泥土,刘小刚心里就不是滋味。想当初他也有梦想,从决定考公务员那一刻起,刘小刚就立志要改变乡亲们贫困的生活,当初踌躇满志,然而真的参加了工作才发现,一切都没有想得那么简单。
"二狗,这一百你拿着,给家里买些油米面,改善一下伙食,你儿子两岁了,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不能总给吃玉米糊糊,买点有营养的东西吃吧。"
"栓子,这一百给你的,你媳妇不是生病了吗,去医院看看,总不能这么抗着、耗着……"
"三娃,这一百你拿去给自己卖身新衣服吧,过段时间你就要和冯家村的英子结婚了,穿得体面一点……"
……
农民是最朴实的,也是最容易满足的,一百元或许对城市里的人来说不算什么,但对于一个贫困的百姓来说可能就抵几个月的开销。


中年人一直看着刘小刚发完钱,再看看每个人脸上幸福的笑容,眼中流露出赞赏的神色,微微地点了点头。

"我姓王,小同志你叫什么名字,不知道你对红土乡熟不熟。"中年人突然开口道。
"我叫刘小刚,刚来红土乡参加工作不到半年,不过对于红土乡我倒是是十分地清楚,你们是想要去哪里啊?"刘小刚笑道。
"哦?"王老板的脸上就露出了惊讶,"红土乡的每个地方你都去过吗?"
刘小刚回答道:"是啊,这半年我跑遍了红土乡的每一个村子,探访过每一户村民,对他们的家庭情况基本都了解,不知道王老板是找谁?"
听到刘小刚的话,王老板对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就有种好奇,再想到刚才刘小刚能够清楚地叫出每一个人的名字,知道每一个人家里的情况,就知道他所言不虚。
"我想去一个叫风口峪黄篙山的地方,你知道怎么走吗?"
"呵呵,我知道,不过现在黄篙山不叫黄篙山了,现在改叫石嘴山了。"刘小刚热情地回答道。

这事太搞笑!

王老板的眼睛一亮:"呵呵,没想到啊,我这一路走来也没几个人知道这地方,你刚来红土乡不到半年竟然这么清楚,看来你的工作做得很细啊。"
"呵呵,我走访了所有的村子,也查阅了红土乡的历史记载,所以知道一些,不过这石嘴山的路更不好走,需要翻两座山才能到。"
"那你可不可以给我们带一下路啊?"
"这个没问题。"刘小刚想了想,那里确实既难走又不好找,一个外乡人来这里遇到了困难,应该体现一下红土乡人的热情才是。
"那就麻烦你了,实在太感谢了。"

刘小刚坐到车上。在他的指点下,车子艰难地向着风口峪开去。

这次雨下得特别大,对于常年比较干旱的西北地区来说并不多见,红土乡许多路段都是泥泞不堪,有些地方的路甚至被雨水冲断,遇到这样的地方刘小刚都主动下车搬石块填平。

"现在国家大力发展基础设施,你们政府部门怎么不修一下路呢?"那个王老板不解地问道。
刘小刚苦笑一声:"红土乡是延北县最贫困的地方,根本得不到重视,也没有钱修路。"

这事太搞笑!

刘小刚说的是实话,整个延北县在西北来说都算比较贫困的地方,山区较多,道路都是几十年前修起来的老路,只有主干道和几个镇才在最近几年铺上了油漆马路,但也并不宽阔。
中年人看了一眼刘小刚,眉头皱了一下,没有再说什么。
十里路硬是走了一个小时才到风口峪,走到村口之后,在刘小刚的带领下,三人弃了车,沿着山坡的一条小路向着山上爬去,又是走了一个小时才终于到了石嘴山。
看到眼前的山貌,中年人的眉头就是一皱:"小刘同志,你知道这石嘴山有没有一座坟墓,年代比较久远,大概有五十多年了吧。"
这把刘小刚就难住了,他虽然了解红土乡的地理,但也不可能知道哪个山头有坟啊,何况还是五十多年的呢,就算有,恐怕也被雨水冲刷平了,根本不好找。
这个时候刘小刚就看到山下一个老乡扛着锄头走了上来。
"冯老伯,你这是锄地去啊?"刘小刚冲着老头道。
"是小刘啊,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冯老伯和刘小刚很熟的样子。
"你知道咱石嘴山什么地方有坟吗?年代比较远,大概有五十多年了吧。"刘小刚问道。
刘小刚心想冯老伯年龄有六十多岁了,如果连他也不知道的话,估计就没人知道了。
"这石嘴山确实有座坟,但是不知道是不是你们要找的那座,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年代,不过看起来确实很久了,也没见什么人来过,就在对面山头上,那棵榆树旁边。"冯老伯手指着眼前山头上的一棵榆树说道。
听到冯老伯的话,王老板的心情就开始激动起来。

这事太搞笑!


第3章 出事儿了
山头的榆树周围都被杂草淹没,不过依稀还是能够看到在柳树五米远的地方有一微微突起的小土堆,周围散落着几块石头。
"没错,就是这里,真是谢谢你了,小刘。"一路上都显得平和的王老板此时难以抑制地激动,眼中似有泪光在闪动。
"王老板你客气了,举手之劳,应该的。"刘小刚摆手道。
"还是要谢谢你,你是个好同志。"
说完这话,王老板郑重地跪在坟前磕了几个头,声音有些颤抖道:"爷爷,孙儿回来看您了,父亲这么多年最大的心愿就是回风口峪来看看您,可是这些年由于工作和身体的原因未能如愿,现在孙儿替父亲看您来了。"
刘小刚站在一旁,听到王老板的话才明白过来,原来坟里的人和这王老板是爷孙关系,同时也对王老板的身份好奇了起来,看其穿着和坐的车子,一看就像是有钱人。
王老板磕完头,站起身来,对着刘小刚说道:"小刘啊,我想请你帮个忙。"
刘小刚说道:"不客气,我能帮到的会尽力帮你的。"
"这次我来得比较急,很快就要回去了,我想请你找人帮我把这坟修一修。"王老板说得很恳切。
刘小刚想了想,他一个外地人做这事是有点难,不如帮人帮到底,也为这里的乡亲创造点收入,于是就答应了下来。
林东从公文包中掏出一个信封递到刘小刚的手中。王老板说道:"这里面是一万块钱修坟用,如果不够的话你给小林打电话要,如果有多余的就不用退了,就当是给你的报酬。这一路多亏了你,要不是你,我还找不到这里呢。"
"修一修坟用不了这么多钱。"刘小刚说。
"你就拿着吧,万一不够。"
刘小刚只好接住了。

这事太搞笑!

下了山,回到乡政府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时分了,留了林东的电话号码,刘小刚就下了车。
刘小刚没有注意到,此时就在乡政府的一间办公室里,乡党政办主任李学兵刚从县里回来,正站在窗户前透过玻璃往外看,心里在思考着这次红土乡调整班子的事情,突然看到一辆奥迪车停在了乡政府的大门口。更让他惊讶的是,刘小刚从车里钻出来。
李学兵顺着车子看向车尾,当看到车牌号后,心里突然震惊不已。
想了想,李学兵就拿起电话,拨通了县委书记姜卫国的电话,将刚才看到的一切汇报了上去。
县委书记姜卫国最近很烦,由于红土乡的领导被抓一事,市里面把他叫去,狠狠地批了一顿。
失察啊!姜卫国心里就叹息,红土乡被抓的党委书记就是他的人,也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左膀右臂,如今出事了,自己的势力大损不算,县长郑长平作为本土势力的代表,一直都是和自己对着干的,如今更是抓住这件事不放,削自己的威信。
姜卫国放下电话,点燃一支烟吞吐起来,他在思考着李学兵刚才电话中的内容。
"省政府的车怎么会不声不响地开到了红土乡,竟然没事先通知县里一声?"姜卫国想起李学兵在电话中说起的那辆车子的车牌号码,就有些心惊胆颤,身为官场中人,对于省市政府机关的车牌号都是十分了解的,李学兵说的这辆车是省政府主要领导的车无疑。

这事太搞笑!

这件事情恐怕市里面都不知道,不然市长孟秋不可能不告诉自己,姜卫国就在想,越想越觉得这事不简单。
"刘小刚?"姜卫国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眉头一皱,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或许这刘小刚在省政府有后台?如果是这样,怎么可能会去一个小小的红土乡当一个办事员呢?唯一的解释可能就是去镀金的吧……
想到这里姜卫国就萌生去红土乡见见刘小刚的想法。如果这刘小刚在省里真的有后台……
想到这里,姜卫国将手里的烟掐灭,给组织部长高云清打了个电话:"是老高吗?到我办公室里来一下,有点事情和你说下。"
……
刘小刚并不知道自己从车里出来的过程被党政办主任李学兵看到,更不可能会想到李学兵竟然将这事汇报给了县委书记。
目送着奥迪车子走远,刘小刚才转身回了乡政府大门。进了办公室,他发现主任赫连发不在,董雪晴和谢小东也都没回来,不过刘小刚知道他们都是跑县里拉关系、打听消息去了。

这事太搞笑!

叹了一口气,刘小刚从兜里将装有一万块钱的信封锁进了抽屉里,屁股还没坐热就见一个满身污泥的老乡火急火燎地闯进了办公室,当看到刘小刚之后,老乡立刻冲上来道:"刘干部,幸亏你在乡政府,大事不好了……"
老乡叫孙耀辉,是红土乡上河村的村长。
刘小刚看到孙耀辉着急的样子,心里就是一惊:"老孙,不要急,慢慢说,出啥事儿了?"
孙耀辉声音带着哭腔:"出大事了!王二小家的房子塌了,一家两口人都被压在了下面。"
"什么?"刘小刚吓得直接从子上站了起来,真是多事之秋啊,乡政府刚出了干部嫖娼被抓的事情,现在又出了房屋倒塌把人压底下的事情,这事还不知道会给乡里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人怎么样了?有没有组织村民去抢救?"
"现在全村的人正在抢救,人还没挖出来!"
"走,我们一起去看看。"刘小刚顾不得许多,就直接奔出了乡政府。
一路没有停,刘小刚一边跑一边向孙耀辉询问事情的原因。
原来前几天下大雨,一连下了好几天,红土乡本来就是贫困乡,村民大部分都很贫困,住的都是几十年的老土坯房,很多都是危房。
这次也正是由于暴雨的原因,地基塌陷,支持不住房子的重量,轰然倒塌了,幸亏是白天,刚一发生事故,村民就开始组织抢救了。

这事太搞笑!


第4章 人命关天
当来到上河村的时候,刘小刚看到全村青壮年都集中在了王二小家的地方,而在房屋倒塌的地方,一个朴实的壮汉跪在地上哭嚎着,双手不停地刨着土,双手都沾满了血。
原来王二小的媳妇和一个儿子都被埋在了里面,只有王二小逃过了一劫。
刘小刚看到眼前的景象,心里就是一沉,事情比想象的还要糟糕:房子背靠的土崖也从上面倒塌了下来,正好压在了房子上,这样就给抢救的工作带来了困难。
"乡政府的刘干部来了,大家不要慌,听刘干部的指挥!"孙耀辉大声冲着人群叫道。
这个时候,王二小跪倒在刘小刚的面前,哭嚎道:"刘干部,求你快想办法救救俺媳妇和儿子吧……"
刘小刚的鼻子一酸,扶起王二小,然后转身大声喊道:"大家不要慌,所有的人都动起来,有工具的用工具,没有工具的用手刨,先清理塌方的泥土,让空气先流通进房子,然后再想办法清理房屋墙体……"
听到刘小刚的话,所有的人都不再手忙脚乱,开始集中清理压在房子上的泥土,刘小刚也没有闲着,没有工具他就用手刨,很快手上就起了血泡,血泡被挤破之后,混着泥土沾在了手掌,但他忍着疼痛,争分夺秒地和大家一起抢救被埋在下面的人。

这事太搞笑!

很快泥土被清理干净了,房子的主梁没有断,加上墙体的支撑,房子并没有完全地压实,在里面形成了一些空间,这让刘小刚看到了一丝希望。

"下面的人能不能听得见,如果听得见就说句话……"刘小刚大声喊道。
所有的人这个时候都是屏住了呼吸,现场静悄悄的,都在仔细听。
过了片刻之后,下面终于传来了声音,是王二小媳妇的声音,声音有点弱:"快救救俺们……"
听到王二小媳妇传来的话,大家的心里都是一阵激动。
人还活着!
"大家都听我指挥,小心清理,别伤着他们,同时注意防止二次坍塌……"刘小刚精神一振,大声道。说完这话,刘小刚掏出手机拨打了120的电话。
大家在刘小刚的指挥下,很快将房屋的顶部清理完毕,王二小媳妇和两个儿子终于出现在了大家的眼前。
王二小媳妇的头被石头砸出了口子,看起来伤势很重,她儿子的一条腿也被石头砸断了,疼得直哭叫。
等到大家齐心协力把王二小的媳妇和儿子抬出来之后,所有的人才算长出了一口气。
过了半个小时救护车还没有到,刘小刚催了几次,电话那头都说车子很快出发,刘小刚很是生气,但也没有办法,最后只得让村里的唯一交通工具牛拉车送一下:"不能再等了,二小,马上出发!"
王二小面露难色,犹豫再三,咬咬牙说道:"还是算了吧,俺媳妇和儿子福大命大,看起来没啥大事,不用去医院了。"
"是不是没钱?"刘小刚说道。他当然看得出来王二小犹豫的原因。
王二小没有说话,看着媳妇和儿子,只有满脸的愧疚。
刘小刚毫不犹豫地说:"人命关天,救人要紧,先送医院再说!"

这事太搞笑!

万物商城(所有商品一律货到付款点击进入


刘小刚的心里仿佛压着一块石头,压的喘不过起来,他突然意识到一个更加严重的问题,红土乡总共有二十一个行政村,七十八个自然村,几千户人,上万口人呢,大部分都是贫困人口,很多的家庭住房和王二小家一样,住的都是危房,这是一个大大的危险信号啊。

"老孙啊,你们村有多少户人家的住房和王二小家一样?"刘小刚走到村长孙耀辉的跟前,面色凝重道。
孙耀辉道:"咱们上河村总共四十八户人家,其中有十六户人家的住房都多少有些变形,属于危房。"
刘小刚眉头一皱,只上河村就有这么多,那加上其他村子,这么多人的生命都时刻处在危险之中啊。

这事太搞笑!

穷啊,红土乡太穷了,贫困让他们衣食住行都存在很大的问题。改革开放都40年了,为什么红土乡还是原来的红土乡,没啥变化呢?
正在刘小刚在上河村救人的时候,延北县组织部长高云清陪同县委书记姜卫国坐车驶向了红土乡。这件事情姜卫国并没有刻意隐瞒,第一时间就打电话给了红土乡政府党政办主任李学兵,李学兵心里就是一震,然后开始猜想姜卫国这次来红土乡视察的目的。
很快人大主席康建国、经发办主任赫连发等人都通过县里的关系知道了县委书记姜卫国要来红土乡视察的消息,每个人都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乡里,准备好迎接工作。大家都知道在这个关键时刻,绝不能掉链子,任何的差错都可能影响到自己的仕途。

这事太搞笑!

微商城所有商品一律货到付款,点击进入


第5章 县委书记来了
延北县政府的车子缓缓地开进了红土乡政府的大门,党政办主任、人大主席等乡里的干部精神都高度集中,脸上挂着笑容。
由于乡党委书记、乡长等乡里的主要领导都被抓,现在又没有对新班子作调整,所以乡政府现在暂时负责乡里工作的是党政办主任李学兵。
李学兵是县委书记姜卫国的人,此时站在迎接干部中的最前面。
车子停在了院子内,组织部长高云清和县委书记姜卫国分别依次从车子里走了下来。
"欢迎姜书记莅临我乡视察工作,大家欢迎!"党政办主任李学兵大声喊道,并率先鼓掌起来。
其他人看李学兵卖力地表演,有些人眼神中透露出嘲讽之色,有些人则露出嫉妒的神色,不过有一点大家心里都知道,这李学兵很有可能是要更进一步了,以前的乡党委书记和李学兵都是县委书记的人,现在乡党委书记被抓,那李学兵就成了姜卫国在红土乡的唯一亲信了。
不过所有的人嫉妒归嫉妒,在县委书记面前还是要卖力表演的,于是所有的人都随着李学兵一起鼓掌起来。
姜卫国站在原地没有动,对李学兵摆出这样的欢迎场面还是满意的。
李学兵带头向着姜卫国跑去,伸出双手紧紧地握住姜卫国的手,一副很是激动的样子:"姜书记一路辛苦了!"
完了,李学兵又去握住组织部长高云清的手:"高部长辛苦了!"
其他的人也跟着轮番地与姜卫国和高云清握手。
姜卫国扫了一圈,对着李学兵满意地点了点头:"嗯,学兵你做得很不错,没有辜负组织对你的栽培和期望,在乡里领导出事的情况下,你能够团结同志,让红土乡政府的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很不容易。"
姜卫国的话让李学兵心里一阵激动。县委书记当众表扬自己,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信号啊,说明自己的工作是得到姜书记认可的,那也就是说自己很可能会成为红土乡的一把手啊。

这事太搞笑!

其他人也都认真地听着姜卫国的话,琢磨着姜卫国话里的意思,只要不是傻子,谁都能听得出来县委书记这是来为李学兵站台的啊。
"这都是县委英明领导的结果。"李学兵谄媚道。
姜卫国笑着点了点头:"对了,我听说你们乡经发办的刘小刚是个很有能力的同志,不知道是哪位?"说完姜卫国的目光再次扫了一圈。
李学兵的心里一凛,额头不自禁地微微冒起了细汗。
其实在李学兵得到姜卫国的通知要来红土乡视察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姜卫国的用意了,他当时就掏出手机给刘小刚打了一个电话,可是让李学兵没想到的是在这节骨眼上,这小子的手机竟然关机了,一连打了好几个都没打通。
李学兵来到经发办办公室找,发现屋里一个人都没有,哪里还有刘小刚的影子,可是他那会也只顾着和县委书记汇报工作,竟然没有注意到刘小刚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乡政府。
姜卫国问出这话的时候,每个人的脸上表情各异,他们当然明白姜卫国点了刘小刚的名,肯定不是那么简单,经发办主任赫连发心里就是一震,对于刘小刚他当然十分了解,省重点大学的高材生,曾经还是学生会的主席,延北县公务员第一名,刘小刚这个人能力还是很强的,而且也很上进,对于乡里经济的发展也提出过一些独特的见解,但没什么背景,普通家庭出身,所以赫连发也没怎么过多地关注过他,甚至还经常批评他,好在他态度还算不错,关系没有闹僵。

这事太搞笑!

现在赫连发想想以前对待刘小刚的态度,再对照姜卫国莫名其妙的关心,赫连发心里就冒起了冷汗,心里就开始想刘小刚和姜卫国的关系了,越想越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肯定不简单,要不然一个县委书记怎么可能会突然关心一个乡里的办事员呢?
和赫连发有同样想法的人还有人大主席康建国,心里也在揣摩着姜卫国和刘小刚的关系,越想越觉得刘小刚这人不简单,不声不响就搭上了县委书记这条船。
厉害啊!
站在后面的董雪晴心里同样震惊无比。一直以来她都没有重视刘小刚,以为他没有后台,根本不可能和自己竞争,平时也没见他往县里跑啊,他怎么就搭上县委书记的门路了呢?现在反而成了最有力的竞争者,自己天天跑县里,最后还是落在了刘小刚的后面,董雪晴心里也第一次开始重视起了刘小刚。
看到李学兵的表情,姜卫国的脸色一沉。
李学兵心想坏了,姜书记肯定会认为自己办事不利,想到这里李学兵连忙道:"姜书记,当我知道你要来我乡视察这件事后,我就立刻给刘小刚打电话,可是他的手机一直在关机,我已经派人去找了。"
姜卫国眉头一皱。这刘小刚可以的啊,偏偏我要来看你的时候你玩失踪!想到这里,姜卫国的心里就很不高兴,再怎么说自己也是延北县的一把手!

这事太搞笑!

虽然不高兴,但姜卫国还是没有表达不满或大发雷霆,他现在在县里的情况也不好过啊,延北县是个很排外的地方,以县长郑长平为首的本地官员联合起来搞自己,本来自己这方的势力就稍弱一些,现在加上自己亲自提拔起来的乡党委书记出现了问题,这就给县长郑长平进一步打击自己提供了机会,而且对方似乎抓住这件事情不放,要彻底削掉自己的威信啊,如果能够搭上省里主要领导的关系,那对自己的进一步发展是很有利的。
就在大家看李学兵怎么下台的时候,一个满身泥土的青年从乡政府的大门跑了进来,狼狈不堪。
刘小刚当时正在上河村为解决村民住房问题发愁的时候,有人捎来话说党政办主任李学兵找他,刘小刚心里就疑惑:难道乡里要召开会议宣布新班子了?
想到这里,刘小刚就往乡政府跑,一进乡政府大门,刘小刚就愣住了,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

因微信篇幅所限就到这里,看全部精彩内容,请扫描或点击后长按下方的二维码,或点击左下方的“阅读原文

这事太搞笑! 阅读其它精彩小说(单击标题打开

1、临危受命,没人尿他

2、1号首长

3、女市长的秘书

4、妇科男医生

5、权色仕途:走近女领导

6、《我的官场笔记

7、《官场黑天鹅

8、孤男寡女

9、青云官路

10、选择无悔

11、官场红人

12、鸿途官路

13、东北灵异录

14、极品透视狂医

15、官运桃花

16极品官运

17、青云直上

18、官场争锋,一地鸡毛

19、冲冠一怒为红颜

20、平民升迁计

21、筹码:危险的交易

22、布衣官途

23、漫漫官路

24、鸿运官路
25、官场枭雄

26、一路青云

27、《官场人生

28、市井神医

29、省委一秘

30、红颜升迁

31、首席御医

32、升迁之路

33、最高使命

34、鉴宝神瞳

35、权力三道门

36、风云官场

37、官场奇才

38、空降镇长

39、弃婿归来

40、我的绝品女上司

41、尸凶惊魂

42、超级相师

43、特种教官

44、官场巅峰

45、机关里的“门道”

46、天道官路

47、香路青云

48、小人物的升迁路

49、漫漫官路

50、非常官道

51、神秘归隐

52、美女CEO的贴身保镖

53、官道天骄

54、宦海风云

55、暂隐江湖
56、最强逆袭路

57、商业大帝国

58、仕途无疆

59、官运亨通

60、灵异事件回忆录

61、官场巅峰

62、官场之壮志雄心

63、《宦海浮沉

64、黑出租司机

65、你算哪根葱
66、官海

67、女总裁的兵王保镖

68、无敌狂兵

69、商海沉浮

70、我的绝世女神总裁

71、平步青云

72、雪狼突击队

73、青云阶梯

74、极品冷艳女老板

75、至尊股神

76、超级战神

77、医王天下

78、都市特种兵王

79、权力红人

80、步步青云

……不断更新,敬请关注。

这事太搞笑!

为新搜整理收集这事太搞笑!资讯,提供专业大全的这事太搞笑!内容,就在天狐观察

最新收录文章
河南人民的觉悟就是高。

天狐观察 2021-07-25

国产疫苗究竟有没有防感染的效果?如果没有,为什么还坚持要打而且要求全民都要打?

天狐观察 2021-07-25

看看啥叫真正的“死里逃生”。

天狐观察 2021-07-25

……

天狐观察 2021-07-25

不要老翻眼看天上,请直视着河南和全国人民理直气壮地说!

天狐观察 2021-07-25

以史为鉴,怎么说的?

天狐观察 2021-07-24

真是难以置信!植物尚且如此,何况是人(尤其是)孩子呢?

天狐观察 2021-07-24

……

天狐观察 2021-07-24

真是惊心动魄!可惜有这种幸运的人只有他们三个。

天狐观察 2021-07-24

以史为鉴,怎么说的?

天狐观察 2021-07-23

……

天狐观察 2021-07-23

很实用,值得借鉴。

天狐观察 2021-07-23

手段耐人寻味,没有第二个敢这样做的。

天狐观察 2021-07-23

真是超出所有人的想象,狗血程度令人大跌眼镜!

天狐观察 2021-07-22

应了一句名言:人类最大的悲哀就是从不吸取自己的教训。

天狐观察 2021-07-22

……

天狐观察 2021-07-22

颠覆想象!

天狐观察 2021-07-22

必须要讲清楚。顶风作案,是什么人的胆子这么大?

天狐观察 2021-07-21

……

天狐观察 2021-07-21

真是别开生面!

天狐观察 2021-07-21

看中央气象台首席预报员如何解答。

天狐观察 2021-07-21

呵呵,真会玩儿。

天狐观察 2021-07-20

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多亏是改了,不过这改得是不是晚了点?

天狐观察 2021-07-20

抓紧看。

天狐观察 2021-07-20

说实话,够意思。

天狐观察 2021-07-19

面对表妹的行为,莫言很无语,他回了一条信息……

天狐观察 2021-07-19

……

天狐观察 2021-07-19

可怕…太惨了!

天狐观察 2021-07-19

看来最后走汇丰的这步险棋没有奏效。期待接下来到美帝后有好运吧。

天狐观察 2021-07-18

……

天狐观察 2021-07-18

真成“三令五申”了!然,为什么人命关天的事却有令不止?是什么人在胆大包天?

天狐观察 2021-07-18

飞来又飞走了,但来干了什么却众说纷纭,耐人寻味。

天狐观察 2021-07-18

人性的恶啊,真的是太可怕了!

天狐观察 2021-07-17

触目惊心!这个大黑洞细思极恐…

天狐观察 2021-07-17

……

天狐观察 2021-07-17

美军撤离留下的后遗症?

天狐观察 2021-07-17

求人不如求己,搓澡也是一样……

天狐观察 2021-07-17

都见怪不怪了。

天狐观察 2021-07-17

是坏,还是蠢?

天狐观察 2021-07-16

利欲熏心。不知公仆们何时能学会尊重主人、尊重他人的选择权?!

天狐观察 2021-07-16

……

天狐观察 2021-07-16

……

天狐观察 2021-07-16

旅游陷阱,防不胜防。

天狐观察 2021-07-15

……

天狐观察 2021-07-15

长久以来的一个疑问,终于见到了答案。

天狐观察 2021-07-15

说真话,越来越难了。写作又何不如此?

天狐观察 2021-07-15

尽管国家卫健委明令不得强制接种新冠疫苗,但各地仍不断自行出台各种变相强制接种的措施,难怪许多网友都在质问:究竟谁说了算?为什么我的身体不能自己作主?!

天狐观察 2021-07-14

……

天狐观察 2021-07-14

许多网友都在质问:国家卫健委和各地政府,究竟谁说了算?为什么我的身体不能自己作主?!

天狐观察 2021-07-14

震惊了吧?人家没说它已成了历史就不认不管了。这就是区别。

天狐观察 2021-07-14

没想到啊,真是匪夷所思。

天狐观察 2021-07-13

……

天狐观察 2021-07-13

太可怕了!现在可是都住高层、都骑电动车呀……

天狐观察 2021-07-13

如果你觉得自己也是个知识分子,看完是否感到惭愧?

天狐观察 2021-07-13

这是多么地无奈又令人绝望!难道我们只能是这样认了?

天狐观察 2021-07-12

……

天狐观察 2021-07-12

继北大方正之后的又一个……多么地耐人寻味?​许多人在问:曾经看似是“中国最牛校企”,为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被搞成了“中国最惨校企”?

天狐观察 2021-07-12

钱,更不是个钱了……唉,有啥办法?

天狐观察 2021-07-12

野蛮与文明的拉锯战,期间虽有曲折,但结局可想而知。

天狐观察 2021-07-11

……

天狐观察 2021-07-11

真相很快就会浮出水面。

天狐观察 2021-07-11

一家之言,仅供参考。

天狐观察 2021-07-11

……

天狐观察 2021-07-11

信号重大,影响深远。

天狐观察 2021-07-10

……

天狐观察 2021-07-10

出乎意料。

天狐观察 2021-07-10

……

天狐观察 2021-07-10

确实如此!难得这么清醒。

天狐观察 2021-07-09

……

天狐观察 2021-07-09

这次是阿富汗军队对塔利班指挥官高官进行了一次非常成功的集体猎杀行动。

天狐观察 2021-07-09

的确出人意料!

天狐观察 2021-07-09

若如此,不知有多少人能活到可以领取的年龄?

天狐观察 2021-07-08

细思极恐!这可如何是好?

天狐观察 2021-07-08

醒醒吧,望子成龙的家长们别再做傻事了!

天狐观察 2021-07-08

从中可见日本的根本性转变!

天狐观察 2021-07-08

向卫国英烈致敬!

天狐观察 2021-07-07

……

天狐观察 2021-07-07

细思极恐!这可如何是好?

天狐观察 2021-07-07

一声叹息……咋办?

天狐观察 2021-07-07

潜规则,都这样。只是这次的料冲击力太猛罢了。

天狐观察 2021-07-06

……

天狐观察 2021-07-06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7月2日警告说,随着德尔塔变种迅速成为许多国家的主要新冠毒株,“我们处于这场疾病大流行非常危险的阶段”…

天狐观察 2021-07-06

一声叹息……

天狐观察 2021-07-06

天狐观察 2021-07-04

……

天狐观察 2021-07-04

太不像话,殴打这么久,也真是够狠!而这原因,居然是…你信吗?

天狐观察 2021-07-04

唉,这可是科学的最高殿堂呀,情何以堪?情何以堪!

天狐观察 2021-07-03

……

天狐观察 2021-07-03

创新无止境,模仿怎超越?

天狐观察 2021-07-03

求人不如求己,搓澡也是一样……

天狐观察 2021-07-03

细思极恐……

天狐观察 2021-07-03

……

天狐观察 2021-07-02

……

天狐观察 2021-07-02

一家之言,仅供参考。

天狐观察 2021-07-02

……

天狐观察 2021-07-02

戴上它就像白天一样,300米外都能看清目标,普通射手都能准确命中,弹无虚发!

天狐观察 2021-07-01

……

天狐观察 2021-07-01

……

天狐观察 2021-07-01

真是哭笑不得:他祭祖烧纸时忽然发现冥币上印的是自己…这纸,烧还是不烧?

天狐观察 2021-06-30

……

天狐观察 2021-06-30

继续阅读更多文章
Copyright © 2019-2021. 京ICP备16004236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