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页 > 情感 > 白姐Write > “我爱的人一直都是白微”,一句话,让她沦为一场笑话。

“我爱的人一直都是白微”,一句话,让她沦为一场笑话。

2021-08-14 来源: 白姐Write

“我爱的人一直都是白微”,一句话,让她沦为一场笑话。




第1章

“你可真不要脸!”

一堆照片狠狠砸在盛言夕脸上!

刺眼的画面扎进视线,盛言夕脸色惨白,“阿宸,我不知道这是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敢做不敢认?”

季宸冷漠的扫过洁白的婚纱上,那张纯净无暇的脸,只觉得恶心!

“盛言夕,你可真能装,平时一副小白兔的样子,竟然帮着你爸囚禁薇儿,把她折磨成这样。”

地上的照片上,全是一个女人——

季宸的初恋,白薇。

原本干净白皙的脸上,全是鲜血,身上也是醒目的累累伤痕,下手的人,残忍得令人发指!

三个月前,白薇消失不见,他以为白薇死了,才答应盛家的逼婚迎娶盛言夕。

却没想到……

居然是盛家做的!

婚礼现场,顿时沸腾了。

“真看不出来,盛言夕竟然是这种女人!”

“还海城第一名媛呢,我看……叫海城第一毒妇还差不多!”

“啧啧……为了抢男人,还真是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

盛言夕抓住了季宸的手,懵懂的双眼通红。

“你信我好不好?我真的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白薇会变成这样。”

从一见钟情,她爱了季宸整整六年。

马上要嫁给自己最爱的人,妈妈也即将要生下小宝宝,就在前一刻,盛言夕还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此刻却灰飞烟灭!

“啪!”

季宸狠狠甩开了她,嫌恶的擦了擦手。

“别装了,我看着都恶心。薇儿这么善良,除了你,还有谁会去伤害她?

我今天特意过来,只是为了告诉你——

婚礼取消!”

他手上,已经掌握了确凿的证据。

如果不是看在这六年来,盛家帮了他不少,让季氏一步步发展成海城第一家族,他会毫不犹豫的把这一家人送进监狱。

说完,季宸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盛言夕的父亲闻讯赶来,看见地上的照片,盛渊眼底掠过抹惊慌,他担忧的事还是发生了!

看着绝望蹲在地上,泣不成声的女儿,心狠狠揪了一把!

“夕夕你放心,我一定和他解释清楚,带他回来和你举办婚礼。”

立即追了上去!

季宸已经上车准备离开,盛渊在酒店外面把他拦了下来。

“季宸你听我说,这件事我会跟你解释清楚,今天是你和夕夕大喜的日子,你不要意气用事伤了夕夕的心。”

盛言夕和季宸已经在一起六年。

三个月前,盛渊才知道白薇的存在。

怕盛言夕和季宸的感情发生变故,便将白薇藏了起来,并开始催促盛言夕和季宸结婚。

他是囚禁了白薇,可他从来没有对她动手。

他原本想着,等婚礼结束,就向季宸坦白一切……

却没想到,昨晚白薇失踪了!

“我说了婚礼取消。”

季宸没有丝毫动容,面带怒色的看着盛渊,“走开。”

整整三个月!

盛渊整整囚禁了薇儿三个月,而他竟然一无所知,以为薇儿真的死了,还傻傻的答应这场婚事。

现在想来,正是三个月之前,盛渊开始对他催婚的,原来那时薇儿就已经落在他手上。

盛家的人,真当他是傻子吗?

昨晚如果不是他的人发现了白薇,及时赶到,她已经被几个混混给糟蹋了。

这口气,叫他怎么能咽得下?

盛渊又急又怒,“季宸你冷静些,所有亲朋都到了,夕夕还在里面等着你,你忍心让她变成全城的笑话吗?”

“那也是你们自找的,事到如今我不妨告诉你,我从来没有爱过盛言夕。我和她在一起,不过是想利用盛家的资源为我铺路。”

“我爱的人,只有白薇!”

我爱的人,只有白薇?!

盛言夕跑出来的时候,正好听见季宸这两句话,她僵在那里,怔怔的看着跑车里的男人。

季宸冷漠的看着盛渊,将车往后倒退两三米,冰冷的说道,“我再说一遍,走开。”

盛渊想到盛言夕准备婚礼时幸福的样子,再看看面前冷漠无情的季宸,心如刀割。

他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的宝贝,尤其是季宸。

盛言夕有多爱季宸盛渊最清楚。

他豁出去地对季宸怒道,“你若执意要走,就从我身上碾过去。”

季宸阴冷的看了盛渊一眼,启动车,猛地朝他撞去......

“不要......”

尖叫声,从盛言夕喉咙中涌出。

就在众人以为盛渊会被撞飞那一瞬间,车子突然一偏,从盛渊身边擦了过去。

盛渊踉跄了步,接着立即朝车子追去,“回来,浑蛋你给我回来......”

这个浑蛋居然真的走了,把夕夕丢在这里。

前方十字路口,车子突然拐弯,一辆轿车直冲而来,突然暴露在车后的盛渊根本来不及躲闪,身体就被撞飞出去。

“爸爸......不......”

“不......阿渊......”

“盛夫人,盛夫人,天啊......她流了好多血,快,快叫救护车......”


第2章

盛渊被推进了急救室抢救,盛夫人进了另一间手术室引产。

盛言夕的天塌了。

她浑身颤抖,坐在手术室外,就像个没有生命的木偶,了无生息。

她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照片是怎么一回事,爸爸和季宸又隐瞒了她什么?

仍然不敢相信,她的阿宸,真的不要她了。

原来这些年,他一直在陪她演戏,一直在利用盛家,她对他演出的深情信以为真,掏心掏肺死心塌地的爱他守护他。

可他的心里根本没有她。

盛言夕凄凉的笑了笑,痛到极限,反而哭不出来。

六年感情,成了一个笑话!

她至今还记得,十六岁生日宴,那个在玉兰花树下的白衣少年。

十八岁的男孩一身干净,温润如玉,眸如星辰,如同画卷不染凡尘。

早在两年前的篮球场上,她就一眼认定了他,看见他来自己的生日宴,她受宠若惊!

即便他在车祸中被夺走了一条腿,所有人说他配不上她,她的决心也从未动摇过。

她告诉所有人,她要选他,做她的未婚夫!

父母无条件支持她,从此把季宸当成接班人来培养,用盛家的力量,让他一步步往上爬,成功赢得了家族内斗,坐上季氏的总裁之位。

她一直以为白薇只是他的妹妹,可现在她才知道,他爱的人是白薇,她只是一枚棋子!

盛言夕等了一天一夜,手术室的门才打开。

庆幸的是,盛夫人母女平安,可盛渊虽然也捡回来一条命,却因为头部受到重创,陷入重度晕迷。。

盛言夕匆忙赶去病房,想要看母亲和妹妹,还没走近,一道黑影从身边掠过,病房里传来撕心裂肺的尖叫声。

“妈,怎么了这是?”

盛言夕冲进病房,连忙上前想将盛母扶起来,手却被盛母死死攥住,“夕夕,安安被人抢走了,这可怎么办啊......”

安安就是盛言夕刚出生的妹妹,早在出生前,盛渊已经替她起好了名:盛安安。

“安安被人抢走了?”

什么人这么胆大妄为,居然敢公然跑到医院来抢夺别人的孩子?

“是陈志远!”盛母绝望的红着眼,“他想逼我们交出手上的股份,才抢走了安安!”

盛渊的表哥陈志远,也就是公司第二大股东。

陈志远狼子野心,盛言夕是知道的。

可她没想到,他竟然趁火打劫,趁着她父亲昏迷不醒,跑来医院来抢人!

“简直欺人太甚。”

盛言夕目光凌厉,双手死死的攥成拳,“报警,绝不能如了他们的意。”

盛母摇头,“没有用的,我们手上没有证据,而且你妹妹还在他们手上,报警只会激怒他们。”

“那我们该怎么办?”

盛言夕很不甘心,公司是爸妈辛苦一辈子的心血,怎么能就这么拱手让人?

这个陈志远就是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当年要不是爸爸顾念亲情,给了他一份体面的工作,他能有今天?

盛母绝望的闭上了眼,“他说,让你带着股份转让书去盛世名门找他,否则……他就杀了安安。”

全城谁不知道,盛世名门是怎样的地方,他一直对盛言夕心怀不轨,让她去这里……

是要毁了她啊!


第3章

盛母浑身颤抖得厉害!

这两天发生的事,让她接近崩溃。

看着绝望无助的妈妈,盛言夕心如刀割。

她伸手抱住盛母,声音沙哑,“妈,你放心,我一定会把妹妹找回来,也会守护好爸爸的公司,属于我们盛家的东西,谁也别想拿走。”

“不……”盛母摇头,紧紧抓住她的手,“陈志远肯定没安好心,你要是去了……”

“我不会有事的!”

盛言夕坚定的说道,“爸还没醒来,我会守护好盛家的一切。”

包括她自己。

她知道父亲有多疼她,就算是为了让父亲安心,她也不会让自己有事。

盛言夕把盛母扶上床,叮嘱好护士,马上去了盛世名门。

偌大的包厢里,只有陈志远一人,看见女人纤细婀娜的身影,他眼底流露出邪秽的笑。

“夕夕来了,快来大伯这里坐。”

盛言夕嫌恶的皱着眉头,只觉得恶心。

“我妹妹呢?”

陈志远笑道,“年轻人就是心急,你妈应该跟你说了吧,大伯要的东西你带来了吗?”

盛言夕不禁冷笑,“我和我妈名下各有10%的股份,你收购后将会成为公司的最大股东,这么大块蛋糕,你吞得下吗?”

盛世这么大的公司,20%的股份往少说也有二十几个亿。

面对她刀子一样的眼神,陈志远笑眯眯的道,“夕夕,我们可是一家人,要是谈钱就太伤感情了,这钱......”

他顿了下,笑容里多了丝冷意,“还能有你爸和你弟的命重要?”

赤祼祼的威胁。

盛言夕冷笑,“不谈钱,你还想白拿不成?”

“夕夕,你爸名下的股份还有20%,每年光拿分红,够你们一家锦衣玉食,任意挥霍了。”

陈志远一副语重心长,为她着想的模样,“你爸现在晕迷不醒,你跟季宸感情破裂,公司的事你又一窍不通,那么多股份握在手上又有什么用?做人啊,不能太贪心!”

“陈志远,你欺人太甚。”

这种话他怎么有脸说出来?

陈志远笑了笑,对盛言夕的怒火置若罔闻,“你看你,怎么还生气了?你也知道,大伯一直都很喜欢你,只要你愿意跟了我,以后我肯定不会亏待你的,保准让你比以前过得还滋润。”

盛言夕是当之无愧的海城第一名媛,别说是其他人,就连他也心心念念想要得到她。

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机会……

陈志远说着,就要伸手去搂她的腰。

盛言夕狠狠拍开了他的手,往后退了一大步。

“你怎么有脸说出这种话?”

盛言夕紧紧攥着双手,强忍着怒气说道,“你以为你抢走了我妹,我就会任你拿捏?”

“哦?”陈志远眼底闪过一抹不悦,微眯着眸,“看你的样子,是准备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他从容的拍了拍手。

接着一个男人捧着个漂亮的盒子走了进来。

“夕夕,大伯的耐心可是有限的,你先看看这份礼物,再好好想想怎么回答我。”

盛言夕看着那个包装精美的盒子,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盒子打开后,她大脑空白,险些昏厥过去!

那是只小小的手掌,婴儿的手掌。

小小的手,鲜血淋漓的放在盒子里,可认真一看,才发现那是块手掌模样的小蛋糕,让人倒足了胃口。

陈志远终于收起脸上虚伪的假笑,阴狠的看着盛言夕,“今晚留下来好好陪陪我,让我满意了,否则下次送到你面前的……就不会是蛋糕了。”

今晚留下来好好陪陪她他?

呵呵。

“陈志远,你这如意算盘未免打的太早了。”

盛言夕就像一头豁出性命,也要拉着敌人同归于尽的野兽,“你最好给我听好了,安安真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会让你给她陪葬,我说到做到。”

说罢,她转身便想离开。

陈志远当然不会让她走,送盒子来的男人立即拦在她身前。

“你已经来了,你以为你还走得掉吗?”

陈志远起身,一手抓住盛言夕,顺势就要把她扑在沙发上……

正要动手,门外传来男人低哑悦耳的声音。

“好大的排场啊!竟然有人敢在我的地盘上闹事!”

盛言夕抬头,对上一双深邃的黑眸。

男人长着张能让女人趋之若鹜的脸,剑眉星眸,鼻梁高挺,薄唇诱人,就像上帝精心雕刻出来的艺术品,每一刀都恰到好处。

浑身散发出的气势逼人,冷到了骨子里——

是凌宴!

一个让海城商界谈虎色变的男人,手段狠辣,整个海城,也无人敢触碰他的逆鳞!

认出他的瞬间,盛言夕纤细的身躯,狠狠一颤!

恰时,男人长腿一迈,停在她面前拉住了她的手。

低头,邃暗的目光深深看着她。

“还不跟我走?”



“我爱的人一直都是白微”,一句话,让她沦为一场笑话。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我爱的人一直都是白微”,一句话,让她沦为一场笑话。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为新搜整理收集“我爱的人一直都是白微”,一句话,让她沦为一场笑话。资讯,提供专业大全的“我爱的人一直都是白微”,一句话,让她沦为一场笑话。内容,就在白姐Write

最新收录文章
自从电视台曝光“天价蚕丝被”内幕后,节目一经播出,蚕丝被就得到全国人民的关注!蚕丝被一时间成了热点话题!人人

白姐Write 2021-08-29

什么人每一秒都能散发​迷人魅力?就两点​:看着美,闻着香看着美,能满足一时的视觉享受而闻着香,仿佛奔

白姐Write 2021-08-29

白姐Write 2021-08-29

白姐Write 2021-08-29

白姐Write 2021-08-24

白姐Write 2021-08-24

白姐Write 2021-08-24

ó ń tẹ́lẹ̀, o lè rí ṣiṣẹ́ láti bá jẹ́ policítà

白姐Write 2021-08-18

(看视频学方法)☟☟☟“补课“不如“补方法” ▲ 参加世界冠军超强记忆集训营 改变学习方法▲我在第27届

白姐Write 2021-08-18

过去的一年里,很多人明白了:谁都没办法预测,明天还会有什么“黑天鹅”事件?说不定哪天上着班就突然失业了!如果

白姐Write 2021-08-18

白姐Write 2021-08-18

会说话的高情商女人,一开口就赢了!

白姐Write 2021-08-18

白姐Write 2021-08-18

白姐Write 2021-08-18

即将进入秋季空气干燥经常会感觉嗓子干痒钟痛、声音嘶哑,造成咽部不适吸烟人群与被迫吸二手烟的人群经常咯痰

白姐Write 2021-08-14

白姐Write 2021-08-14

白姐Write 2021-08-14

酸枣仁晚安膏

白姐Write 2021-08-14

有人说,女人最好的状态,就是眼里写满故事,脸上不见风霜!看到惠英红,我深以为然。1960年出生的她,今年已经

白姐Write 2021-08-14

白姐Write 2021-08-14

继续阅读更多文章
Copyright © 2019-2021. 京ICP备16004236号-11